湖北日報訊 記者 羅序文 陳剛 通訊員 羅志強 王葵 譚艷
  “焦裕祿電影我看過,他病逝後好多群眾給他送行。徐連芳跟焦裕祿一樣,送葬那天也來了1300多人。”6月20日,石首市團山寺鎮白家盪村黨支部書記王茂祥說。
  徐連芳是王茂祥的前任,今年4月27日去世。王茂祥說,“他最了不起的是帶病堅持工作,這一點跟焦裕祿很像。”
  2013年5月,徐連芳查出胃癌晚期。此後每月化療一次,回來照樣搞事。當時村裡正在修路,他化療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到工地上去。有一次發現工地路邊樹枝搭在電線桿上很危險,他就自己找來工具砍,從早上一直砍到中午,餓了到小賣部買餅子吃。村民張雲祥跟他說,“你是個病人,這種事叫別人做。”徐連芳說,“都在栽棉花,很忙,找不到人。”“別人家栽棉花,你家不栽?”張雲祥急了,反問他。徐連芳連連擺手說,“你少說兩句。”
  2012年1月,徐連芳接手白家盪村黨支部書記。他前任是個大學生村官,當了8個月,撂挑子不幹了。當時村裡窮,欠債15萬元,班子又不團結,問題多,還向村民承諾修路、溝渠硬化等事項,需要60多萬元,沒人肯挑這個擔子。鎮黨委找到徐連芳,沒想到他接下了。“說過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,承諾的事必須做。”徐連芳說村裡要修路,有人說他異想天開,60萬元從哪裡來?徐連芳就去找白家盪村的老闆們,到昆明,到四川,一個一個找,這個幾萬,那個幾萬,再加上項目資金,終於湊齊了修路的錢。兩年之內,800米通組公路、1700米北橫堤路修通,4687米溝渠得到硬化,9座排灌泵站建成。村民對徐連芳刮目相看。“對工作負責,有擔當。對群眾熱心,肯幫忙。”這是村民對徐連芳的印象。
  徐連芳跟衛生院熟,被稱為衛生院的“編外副院長”,村裡有人看病要帶路,他樂此不疲。村民張雲貴的妻子在上海生病花了4萬多元,不知道可辦大病醫療救助。徐連芳主動打電話給張雲貴,要他把資料寄回來,親自幫他跑手續,給他報銷了8000多元。
  4月23日,徐連芳在溝渠硬化工地上被人送到醫院。團山寺鎮黨委書記張道忠去看他,他沒提任何要求,只是希望儘快審計賬目,好讓他給組織一個交代。第二天,鎮里組織查賬,發現農民不差村裡錢,村裡反差徐連芳的錢。村會計張凡軍說,村裡欠徐連芳1.12萬元,都是他私人拿出來給村裡困難戶墊付的費用。
  (原標題:徐連芳,甘灑熱血白家盪)
創作者介紹

客廳裝潢

vb80vbir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